首页 推荐 玄幻小说 这个副本有毒吧

第一百七十七章这位公子,你算什么东西?

这个副本有毒吧 一个王杀才 8344 2020-06-28 17:35
  • 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wanjiange.com,记得常回来 万剑阁网 阅读小说!

  而碧瑶眼看着他走远,竟是没有回过一次头,在他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后,忽然之间,心里空荡荡的,她像是丢了什么重要事物一般,整个人一下子没了精神,慢慢地坐了下来,目光游离,呆怔在原地,竟是不知不觉流下泪来了。

  就看见一边的碧瑶站在原地看着周恒离开的方向,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忽然发现,身后树林中原本清脆的鸟鸣声,万物皆为不动,就好像忽然全部静了下去,仿佛感觉到什么大凶的气味一般,竟都是不敢发声了。

  而虽然是在白天,可是不知怎么,好象天也似阴沉下来一般。

  就看见一边的碧瑶看到一个黑影,从她身后缓缓移出,把她笼罩其中。

  陡然间,碧瑶霍然回头,怔怔地看着身后之人,半晌,忽然间悲声叫道:“爹.......”

  然后,碧瑶整个人就扑进了一边的那人的怀里。

  听到这一声动情的叫喊声,顿时,那个阴影仿佛也怔了一下,似乎根本没有想到碧瑶会有这样的举动,只是他欣见女儿得脱大难,那种喜悦却是再也掩饰不住的。

  就看见一边的周恒离开了空桑山,御风而行,速度奇快无比,但脸上的神色却显得十分凝重。

  其实,周恒对于碧瑶的感情,又如何不知道,但周恒自己更知道,如果两个人再这样纠缠下去,只会越陷越深,所以,现在自己也只有一狠心的离开了。

  周恒想到一边的碧瑶,不由得轻叹一声,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两人的缘分了。

  而周恒离开了空桑山,就整天漫无目的的四处飞行着,寻找着是否哪个地方闹妖怪,因为在那里,便是狐妖小白的位置了。

  要知道,想要打败兽神,那这玄火鉴是必不可少的,而那玄火鉴此时却在一直六尾妖狐小白的手上啊!

  而这一日,周恒忽然感觉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凝目向前方望去,古道前头,却是有一个小镇,看去规模虽然不大,但可能是在这古道之上,人却是不少了。

  不远处,人声鼎沸,前方传来不少人的窃窃私语,那声音嘈杂,但却很快的吸引了周恒的目光

  周恒走到近处,只见镇口路旁,立着一块石碑,上边刻着“小池镇”这三个大字。

  周恒看到这个小镇的名字,神情不由得一动,脸上闪过一丝激动,还有一丝不确定的韵味。

  为了能够印证心中的所想,就看见一边的周恒信步走了进去,只听着人声渐渐大了起来,古道从这小镇上直穿而去。

  而路旁有屋舍檐宇,也有些商铺,不过更多的,倒是些在道路两旁直接摆摊的小贩,沿街走去,叫卖声不绝于耳,真是一副世情画卷啊。

  周恒走在人群之中,嘴角却是不由得渐渐露出些微笑,四周传来的声音不断的进入到耳中,然后被自己消化着。

  而就在一边的周恒消化着人群中路人闲聊的信息时,忽然前方街道上传来一阵震天响的敲锣声,接着便看见周围的镇民们纷纷加快脚步!

  “咚咚咚....”

  而周恒也不由得向前头一处跑去,间中还听到有几个人边走边谈:“我们快点走吧,镇长召集要讲话了。”

  “哼哼,我看就是那件事吧?”

  “嘿嘿,是啊,听说昨晚镇长和方甲长、云秀才他们商量了整整一个晚上,不知道有没有商量个法子出来啊?”

  “哎呀,希望有法子吧,不然这日子可真没法过下去了!”

  周恒听到这里,看着人群渐渐地朝着一个地方汇聚,便也抬起脚步顺着人流慢慢的走去了。

  周恒站在人群中,向那中间看去,只见那石台有半人多高,看去还算平滑,上边站着三人,两老一少,想来便是刚才听说的那个镇长,方甲长和云秀才这三个人了。

  而石台上的几个人看见人来的差不多了,就看见一边的石台上三人中年纪最长的一个,站了出来,向下边的镇民们招了招手,镇民们随之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了,等到完全安静了,那老人环顾四周,语气沉重,道:“诸位乡亲,今日召集大家过来,想必大家也知道所为何事了!”

  “要知道,自从三个月前,那妖孽在镇外十里的‘黑石洞’住下,从此便不停骚扰本镇,到了最近这一月以来,更是变本加厉,夜夜俱来,掠去牛羊家禽无数,更有甚者。”

  “而就在三日前王家父子为了家中最后一只牛而与之反抗,竟然就,唉,竟然不幸死在那妖孽手上了.......”

  听到如此这般,顿时周围镇民中一阵叹息,少数人更有破口骂出声的了。

  而这时,只听镇长又道:“老夫身为镇长,却不能保一镇平安,实在惭愧,就在昨晚与方甲长和云秀才商量之后,以为这妖孽既然非同一般,非我等寻常人所能抵挡,不如张贴告示,请一些修道高人回来收妖,至于费用嘛,还要请诸位鼎力支持了。”

  就看见一边的他话一说完,台下镇民们便纷纷道:“嘿嘿,镇长说的有理,现在是当请高人回来抓妖了。”

  “哼哼,再这般下去,只怕人都要被那妖孽吃了,还在乎那一点钱么?”

  “啊对,捉妖才能安生......”

  而那台上三人见镇民们大都同意,镇长也似乎松了口气,道:“哈哈,既然如此,昨晚我也请云秀才写了篇告示,那就张贴出来了。”

  就说完他便向那个秀才模样的年轻人点了点头,那秀才应了一声,从怀里拿出一张白纸,上边有些字迹,走下石台,走到立在旁边一面砖墙上,贴了上去了。

  一边的镇民们立刻拥了过去,周恒远远的站着,目光如炬,瞬间便看到那纸上的内容,只见那纸上写着:“现今有妖孽三尾妖狐,居于此镇外十里之黑石洞中,昼伏夜出,骚扰本镇,抢掠家禽牛羊,更有伤人,奈何其妖法厉害,今特请有道高人,为民除害,小池镇愿以五百两纹银谢之。”

  一边的周恒看到那张纸上的内容,神情不变,但却抬起脚步,默默地离开。

  其实,周恒对于这悬赏告示,丝毫的不感兴趣,不过至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了,于是,周恒慢慢的朝着小池镇外走去,远处,清风斜阳,绿树成荫,仿佛一幅画面,美不胜收。

  周恒走在山野小路上,心中开始盘算着该如何从那六尾妖狐手中拿到玄火鉴,自己自认为不是个好人,如果对方不給,那就只能硬抢了,反正对方现在也受伤了,身边只有一个三尾妖狐,不足为惧了。

  而就在周恒心中暗中思忖时,忽的一愣,脚步顿时就停了下来,就只见在前面站着一个老头,须发皆白,面容清庸,看去竟有几分鹤骨仙风,得道高人的模样。

  让人这第一眼看去便有了几分敬意,而在老人身边,还有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扎着两个冲天辫子,生的是活泼可爱,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葫芦,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周一边的恒看着这幅奇怪的组合,嘴角处忽的带着一丝笑容。

  要知道,就这对组合,在这诛仙位面除了最为神秘的周一仙与周小环外,还有谁,而就在周恒远远的看着周一仙时,对方也正拉着孙女小环朝着那边看来。

  “嘿嘿,小环啊,你看那边有个衣着华丽的人,从对方的穿着打扮来看,肯定是个富家子弟,到时候我们上去给他看相,敲诈他一笔钱怎么样?”要知道,这周一仙虽然看上去仙风鹤骨,但在人后却是一副猥琐样子,根本看不出任何得到高人的样子。

  一边的小环看着自己的爷爷,拿着根糖葫芦慢慢的舔着,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和纠结:“哼哼,可是爷爷,之前你给人算了几次相,都没算准,前几天,那钱员外年过四十还膝下无子,人家找你算自己什么时候有儿子,结果你说人家坏事做尽,此生注定无后,可结果人家回去没过几天,就有一个小妾怀了那钱员外的孩子了,这差点让我们被人抓住暴打一顿!”

  一边的周一仙听到小环的话,一脸不由得有些尴尬。

  要知道,虽然自己的算卦的技术不怎么样,十卦九不灵,但自己看相的本身还是不错的,像那张员外的面相,一看就是早年为了发家致富做了不少恶事,结果现在遭报应,注定无子,晚年凄惨,可是那个孩子是怎么出现的呢?“

  而想了半天,周一仙不无恶意的俳腹的在心里面想到:“哼哼,说不定那个孩子根本不是张员外的,或许他被人绿了也说不定了!”

  当然,这种话,一边的周一仙肯定不会跟小环说,面对周小环的一脸鄙视,周一仙只好讪讪的笑着应付过去了。

  “哈哈,就算我不行,这不是还有小环你吗?我不是教给你那些看相算卦之术吗?就算我算不准,你算不就可以了!”就看见一边的周一仙推了推小环,脸上挂着笑容,看上去格外的和谐可亲。

  “哼哼,可拉倒吧,就你给我看的那些东西,神神怪怪的,会不会是江湖骗术啊?”其实,小环对于自己所学的东西,一直深表怀疑。

  如果,不是一旁的周一仙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相信的,就看见一边的周一仙面对周小环的疑惑,忽的,昂首挺胸,一脸自傲的说道:“哼哼,你可不要小看爷爷给你看的那几本相书,特别是那'命理九算'与'玉柱相学',那可都是我们老祖宗青云子传下来的好东西呢。”

  可就看见一边的小环接着说,“哼哼,切......对了,爷爷,刚才你提起青云子祖师,你不是常说我们与青云门乃是同宗别脉么,怎么不去认亲,要知道,以青云门今时今日的地位,加上你的辈分,还不得吃香的喝辣的,随便你挑啊?”

  而对于周小环的质问一边的周一仙是这样说的,“咳咳,小丫头你知道什么,青云门如今乃是闻名天下的修真大派,我们所知的却不过乃是当初青云子祖师的一点相学,如果,就这样冒然认亲,只怕反被他们当做诈骗之徒在青云山上关了个一,二百年也说不定的,而且我们这一脉自青云子祖师传承下来,到我这一辈也才十三代罢了,可是如今青云门掌门人道玄自然却是二十五代,论辈分我还是他的师祖辈的!”一边的周一仙说到这里,忽的轻叹一声:“呵呵,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更不能去青云门认亲,毕竟谁都不会希望自己头上多了个师祖辈的人出来指手画脚,特别是,他的修为还不如你,那恐怕到时候是祸不是福啊!”

  就说完,周一仙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要知道,由于自己算卦不准,坑了无数人,因此仇家满天下,这段时间周一仙带着小环东躲西藏的,还没有开张,身上身无分文,就连现在小环手上拿着的那串糖葫芦都还是自己典当了一些衣物换来的。

  周一仙看着前面那傻愣愣的周恒,不由得有些咬了咬牙,再不开张,自己两个人就得被饿死了。

  周恒走在路上,看着周一仙朝着自己走来,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之意,虽然刚刚他们隔得很远,而且周一仙说话很小声,但依旧被一边的周恒听到了。

  而此时看着周一仙朝着自己走过来,周恒也是面色不变的,一脸淡然的朝着前面继续走着。

  可就在双方距离拉得越来越近,周一仙忽的停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周恒的去路,一脸仙风道骨的对他说道:“哈哈,这位公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有大凶之灾,不如请到一边,待我为你看上一相,如何?”

  要知道,周一仙装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还别说,这周一仙此时的样子的确是仙风鹤骨,看上去还的确是那么会事。

  周一仙看着一边的周恒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由得一脸得意,要知道,自己的这幅模样可是骗过不少人,所以说这年头做任何事,颜值外表还是很重要的,毕竟,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装,即使自己再穷,再倒霉,自己的这身行头,和手上那副周半仙算卦的旗帜始终都没有丢。

  要知道,这可是自己吃饭的东西,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边的周恒听到周一仙的这句话,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一脸无语:“呵呵,是不是所有算卦的开头第一句都是这样,在你们眼里所有人都有大凶之兆啊?”

  “咳咳,这位公子,你算什么东西?”周一仙面对周恒的这番话,也是微微一愣,嗯~?这家伙怎么不安套路出牌,平时自己这句话一说出口,再配合上自己这身行头,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得到高人,然后将自己请到一边去,求自己帮忙算卦,消除灾厄的,可是到了周恒这里,怎么就变了。

  嘿嘿,什么叫一开口就是大凶之兆,这不是看相算卦中的行话吗,要知道,就算你没有大凶之兆,他不过来吹一下,怎么能让你乖乖的掏钱,这算卦的,恨不得将黑的说成白的,将你未来的命运能说多凄惨,就说多凄惨啊,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让你出钱,而就在周一仙愣愣无语时,一旁的小环却咯吱咯吱的笑着,似乎被周恒的这句话逗笑了,顿时让周恒眼前一亮。

  要知道,这周小环虽然年龄很小,只不过十一二岁,但那身段容貌,一眼就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长大后的绝对不逊色于碧瑶和陆雪琪两个了。

  嗯~,你这老头说的好好的这么骂人啊,看来必须整整他,一边的周恒想了想,陡然间,转过身子,看着周一仙,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嘿嘿,既然这样,那就劳烦道长给我算一机缘卦了!”

  “哈哈,没问题!”就看见一边的周一仙说着,脸上闪过一丝欣喜,又是一条大鱼上钩了。

  就看见一边的周一仙用手一指路旁一棵大树下,道:“咳咳,那我们就到那里说话!”

  周恒跟着周一仙他们来到一处树荫下,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方,要知道,这周一仙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正经,酷爱钱财,但身份神秘,尤其是相术这一行,还是颇有点本事的。

  而这也是周恒愿意让对方帮自己算卦的原因之一,毕竟只要是个人,就会对自己未来的前途命运感兴趣,要不然道士和和尚这两个行业也不会这么吃香了。

  一边的周一仙盯着周恒的面容,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并不怎么明显,因此无人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对方的命运,手中收拢在袖子里,手指快速的掐算着,但此时的周恒在他的眼中就好像一团迷雾,什么都看不清。

  周一仙看到这里,额头上不由流下细密的汗水,要知道,虽然平时自己假不正经的,但在相术一途上却是天赋异禀,鲜有人能比得上自己,就比如说那前段时间自己给拿钱员外看相,是糟了因果报应,是天谪人谴,对方绝对是无后之人,所以,那个孩子绝对也不是对方的。

  而更久之前,自己帮一个上京赶考的秀才算卦,自己算出对方此行有生命危险,红袖之恶,厉鬼将映。

  但又怕对方不信,去自寻死路,所以,就和对方瞎扯淡,最后,嘴皮都快说破了,才可算是把对方忽悠瘸了,说对方如果回去的话,便会在自己家的祖宅里面发财,立马就会坐拥娇妻美妾,走向人生最巅峰,而这次上京赶考就会失去这次机会。

  到最后,那个秀才信了,直接把书一甩,回家去挖祖宅,来做着富豪梦去了。

  如此一来,加上种种原因,所以才造成了所有人都以为周一仙是骗子,但他又自命清高,救了别人,而不屑解释,久而久之,这才混的如此凄惨了。

  • 这个副本有毒吧》小说书免费全文阅读,不要忘记把万剑阁网分享给更多朋友哟!
  • 本页链接:http://www.wanjiange.com/index.php/book/21167/c4c0b0f83ea8a.html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